登陆

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

admin 2019-12-04 14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公元前202年冬日的一天,韩信从睡梦中悠然醒来,一时刻还有些忪怔,这样闲适的日子,让征战多年的他有些生疏。

他脑海中情不自禁又浮现出不久前刚刚完毕的垓下之战,楚霸王项羽在他的围攻下,兵败后自刎乌江。这事想起来就令他感到由衷的自豪。大敌已除,全国已定,他也获封了最为富庶的齐地。功成名就,真实的好日子行将到来!他不由露出了欣喜满意的笑脸。

这时,将士在门外禀报:汉王来了,向将军讨要虎符。

韩信脸上的笑脸猛然凝住,不过他很快反响过来,由于他对这个场景并不生疏,刘邦已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。


初次被夺兵权

公元前205年的春天,刘邦平定三秦后,东征项羽。

与最初被项羽驱赶巴蜀的困顿难堪不同,这次征伐,刘邦可谓是神采飞扬、自傲满满。

他当然有自傲的理由,由于他死后是56万人的诸侯联军,这是他自起义以来,带领的最巨大的军团。

他打着为“义帝”熊心复仇的旗帜,一路声势赫赫直攻楚国国都彭城。项羽彼时正在齐地忙于平叛,故而刘邦一行的进攻非常顺畅,这一年的四月份,就攻下了彭城。

正在齐地前哨的项羽传闻自己的老巢被刘邦端了,怒形于色,马上亲点三万精兵开往彭城。

刘邦才刚刚品尝到成功的味道,项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来了。

五十六万大军很快土崩瓦解,主力部队被项羽一举消除。

刘邦慌乱而逃,连家人都顾不上去接。他的父亲刘太公和妻子吕雉,二哥刘喜均在此战中成了项羽的俘虏。

逃命的路上,遇到了儿子刘盈和女儿刘乐,为了马车跑得更快,他数次将儿女踢下了马车,马夫夏侯婴不忍心,又数次将他们抱了回来,刘邦气得数次想将夏侯婴杀了。

若不是状况真实危殆,谁又能舍得丢下自己的亲生儿女不管呢,刘邦彼时真的是自顾不暇了。

彭城之战,是刘邦与项羽的第一次正面交手。他认为自己已有争锋的本钱,却没想到被项羽一巴掌打回了原形。他逼真地才智到了项羽的恐惧之处。

彭城之败后,刘邦退守荥阳,开端了与项羽之间非常艰苦的拉锯战,数次几乎命丧项羽之手。

公元前204年的六月,刘邦派御使大夫周苛、枞公、魏豹三人驻扎荥阳,自己与夏侯婴逃离荥阳。荥阳失守后,刘邦连夜渡黄河,赶至武修。他宣称自己是汉军使者,闯入了赵国营地。彼时主将韩信和张耳还在睡梦之中,刘邦趁机夺了他们的军权,然后调兵遣将,将韩信手中的精兵调往荥阳,与项羽持续战役。

比及韩信睡醒了起床,才知道刘邦来了,把他的戎行带走了......


韩信的冤枉

与前次只调走精兵比较,这一次出人意料的“夺兵权”,明显愈加严峻。韩信无法辩驳,但是心中充满了冤枉。自他投入刘邦的阵营,就全神贯注地跟随于他,先是献计平定三秦,随后消除项羽大将龙且,平定齐地。在消除项羽的垓下之战中,他更是名副其实的头号功臣。

项羽刚死,他就急吼吼地夺了自己的军权,这事儿怎样看都有些不知恩义的意味。

全国太平了,兵权没有就没有了吧,韩信这样安慰自己。但是,令他万没有想到的是,作业还远远没有完毕。

不久,刘邦昭告全国,楚霸王项羽已死,楚地平定下来,楚地的大众需求休养生息,现在急需求一个贤德的人才奔赴楚地担起管理的重担。而鉴于齐王韩信身为楚人,了解楚地风土人情,是最合适的人选,故而特将齐王韩信改封为楚王,定都下邳。

一时刻,满朝哗然。

世人心中都清楚这是怎样回事儿,齐国远比楚国富庶,改封楚王,实则是变相降级。

先是无故被夺兵权,接着被降级,这样的事儿摊在谁身上都会有些怒火中烧。他们都在私自悄悄调查着韩信的反响。但是令我们意外的是,韩信竟然很平静地承受了。


韩信的“荣归故里”情结

韩信石碑上有一副对联:

“存亡一至交,存亡两妇人。”

这儿的“存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亡一至交”指的自然是慧眼识珠的萧何,与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”是一个意思。而“存亡两妇人“中的“存”,指的是当年对韩信有酬饭之恩的漂母;“亡”指的是则是规划杀戮韩信的吕后。

事实上,身为楚人,“楚王“是一个令韩信无法回绝的封号。这与他早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年在楚地无比低微的阅历有关。

韩信是楚地淮阴人,自幼家境贫穷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与未发迹前的刘邦相同,他不爱干农活,也不会干农活,温饱一度成了问题。母亲逝世后,他更是处处漂泊,蹭饭。

在那个混乱不安的时代,谁家日子都不殷实,他常常跟在同乡们后边讨饭,渐渐地,我们都非常讨厌他,见到他就躲着。


  • 蹭饭被人嫌

没有生计的韩信只得处处蹭饭,他常常蹭饭的当地是淮阴南昌的亭长家。这一蹭便是几个月,亭长的妻子非常厌烦,所以就把饭点提早了,并且做好了饭就赶忙端到了卧室去吃。比及韩信在饭点赶来时,亭长一家现已吃完了。一次两次的,他就理解了人家的意思,很困顿,也很气愤,勃然与亭长断交。

  • 漂母之恩

没了蹭饭的当地,韩信只好忍饥挨饿,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到淮阴城下的一条河滨去垂钓。鱼欠好钓,他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河滨有一群妇人常常在那漂洗。其间一个好意的老婆highlight婆,见他不幸,所以每天都把自己带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的饭食分给他一部分,直到漂洗作业完毕。

韩信对老婆婆说,将来我兴旺了一定会酬谢您的大恩大德。

老婆婆很气愤的说,一个巨细伙子,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,还说什么兴旺,我是不幸你才给你饭吃,可没想过你的酬劳。


  • 胯下之辱

韩信早年的惨痛阅历,最著名的就数那段“胯下之辱”了。

由于尚武,他身上常常挂着一把剑。淮阴这儿有个很凶狠的屠夫,经常欺压他,而他总是很缄默沉静,显得非常窝囊。屠夫就越发欺压得厉害了。

有一天,屠夫当着世人的面侮辱韩信:“你一个穷屌丝,腰里还天天装腔作势地别着把剑,不便是胆子小吗?”周围一阵哄笑。

屠夫说完持续寻衅:“假如你是个男子汉不怕死,就用这把剑刺我一剑,假如你供认自己是个胆小鬼,就从我胯下钻曩昔。”

韩信当然是怕死的,他还有一腔壮志为酬,他不能死。所以很平静地趴在地上,在世人小看的目光中,从屠夫的胯下钻了曩昔。

由于这件事,淮阴的人坚信他是一个无能的胆小鬼,一个彻里彻外的失利者。

但是他韩信成功了,不光成功了,仍是大大的成功,他成了统百万之军的大将军,楚霸王项羽都折在了他的手中,这样的勋绩和荣耀,是时分回家向同乡们展现一下了!告知他们,我韩信并非你们眼中的无能之辈,是你们当年看走了眼!

我现在要荣归故里了!

鉴于这一点,韩信承受这个楚王的封号,好像就没有那么难了。


韩信归乡

回到了家园的韩信,当即就去做了三件事。报复当年小看和欺辱他的人吗?当然不是。

他回去是显摆的,可不是拉仇视的。

  • 第一件

他来到南昌那个不让他持续蹭饭的亭长家,当着亭长媳妇的面赐给了他们一百钱,傲娇地说:“做好人却不做究竟,底子不是真实的好人,实际上仅仅小人算了。”

随后不管瑟瑟发抖的亭长一家,回身拂袖而去。

  • 第二件

找到当年漂洗布疋的老婆婆,大方地赏赐了她一千金,完成了当年富有必报的许诺。此时再回想起当年对韩信的小看,这位仁慈的老婆婆恐怕悔得肠子都要青了。

  • 第三件

找到当年让他饱尝胯下之辱的屠夫。屠夫认为他是来复仇的,现已做好了赴死的预备。哪知,韩信却笑眯眯地说:你其实算是我的贵人,多亏了当年那段耻辱,才使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高人一等,削去今天之辱。

终究还不忘向屠夫解说自己并非胆小鬼:当年不杀你,并不是我不敢,而是我知道,杀了你非但不能扬名,并且还要饱尝牢狱之灾。

荣归故里的韩信,在同乡们敬重仰慕的目光中,心理上无疑是满意和高兴的。那些早年瞧不起他的人,此时都恭顺而依从地爬行在他的脚下。这在某种程度上,极大地劝慰了他在政治上的失落。

事实上,不只是韩信,关于“荣归故里”这个中华陈旧的情结,连项羽和刘邦也不能免俗。


项羽和刘邦的“荣归故里”情结

  • 项羽定都

项羽树立西楚国后,与众位大臣协商定都一事。

有人进言:关中四面环山,不只有黄河作为屏障,还有秦朝留下的巩固关塞,进可攻退可守,地理方位极端优胜。并且关中物资富饶,通过秦帝国的运营,非常富庶,是最理想的国都之选。

项羽听了很不认为然,说:

“富有不归故土,如衣绣夜行,谁知之者!”

意思是,我兴旺了不回故土去,就比如穿戴好衣服在乌黑的夜里行走,谁知道啊!

身为君王,竟然如此没远见,那人气得说:

“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,公然。”

项羽大怒,命令把这个忠心进言的人给煮了。他终究仍是自以为是地把国都定在了楚地彭城。彭城这个当地有多么不合适,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在后来与刘邦的战役中被逐个证明。若是最初国都定在了易守难攻的关中,战役中便有着可靠的大后方,项羽或许韩信甘愿承受“楚王”封号,背面隐藏着项羽、刘邦都有的一个情结就不会败得这么快,这么惨。


后来刘邦树立汉朝,也遇到了关于定都的争辩。其时他手下的那帮大臣将领基本上都倾向定都洛阳。由于洛阳是周王朝的故都,历史悠久,不光有现成的宫廷可以用,并且地处华夏,交通便当,方位优胜。再加上汉军中的将士大多出自关东,定都洛阳,离家园也较近。

所以起先刘邦决议适应民意,定都洛阳。但是,这个时分来了一个叫娄敬的人,像最初进言项羽的那个人所说的那样,关中是国都的最佳挑选。

刘邦听了,如醍醐灌顶,终究遵从了娄敬的主张,将国都定在了关中。

比照项羽、刘邦二人在同一个问题的考虑方法和处理情绪,不难看出,项羽失利,其实是必定的。由于“荣归故里”的情结,他作出了“定都彭城”这个不沉着的决议计划,真实太过于天真了。


  • 刘邦归乡

公元前195年,刘邦御驾亲征,平定英布暴乱后,回京的途中路过老家沛县,他在战役中受了箭伤,彼时不管瘦弱的身体,回绝了众臣的劝止,决然回到了家园,居住在沛宫中。

荣归故里,刘邦的心境可想而知。他在家园住了十来天,日日与同乡父老喝酒畅谈,还亲身教家园120个少年郎唱起歌来。

酒酣耳热之际,他即兴创作了《劲风歌》:

“劲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国内兮归故土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?”

歌唱中,回忆起征战疆场的九死一生、创建帝国的困难进程,刘邦不由热泪盈眶,随后拔剑而舞。那120个少年也拔剑伴舞,齐声应和他的歌声,局面昂扬悲怆,令人非常动容。

刘邦逝世后,汉惠帝刘盈将沛宫改为高祖庙,而刘邦亲作的《劲风歌》,也成为了沛宫祭祀时的官方乐曲。

正是由于在沛县停留的时刻过长,耽误了伤势的医治,使得刘邦的健康状况急剧而下,以至于回长安的途中难以承受马车的波动,不得不令车马慢行,一起令人在车中加上一层又一层的厚褥。


大仙说

关于韩信来说,尽管“荣归故里”带来的荣耀和满意,能劝慰他被刘邦猜疑的失落和无法,但这种劝慰终究是时间短而易逝的。

韩信的不幸,与其说是他在政治上的“天真”,不如说是那个君权至上的封建社会的悲惨剧。

他终究仍是没躲过那早已为他扬起的屠刀,惨死在吕雉这个妇人手中。

参考文献: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